财经>财经要闻

澳门赌王儿子为她砸65亿, 造出世界新地标! 她却再也看不到了 ...

2019-10-01

96岁的一代老赌王何鸿燊正式退休,把打下的江山交给了17个孩子。

但是,老赌王给二儿子的却是个深坑。

2001年,何猷龙收到的父亲的礼物是连续亏损超过4年、总共10个员工的新濠国际,当时被所有人认为鸡肋。

不过,何猷龙不亏是赌王的儿子,短短几年时间,不仅公司转亏为盈,自己也逆风翻盘,身家超过30亿美元!

最近,由何猷龙耗资65亿人民币,耗时整整两年建成的摩珀斯酒店( Morpheus)终于正式开幕!

解开面纱的一瞬间,它就被整个澳门认定为:开启一个新纪元的,澳门新地标建筑!

要知道,这个酒店从2016年图纸一公布,就被澳门各大媒体判定为几乎不可能建成的建筑!

因为,酒店需要安装48000平方米玻璃

足够装裱120000幅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!

需要70500㎡钢筋混凝土,

足够建超过28个奥运会标准泳池!

还需要28000吨钢结构,

相当于4个埃菲尔铁塔的耗铁量!

而这个酒店的设计师,一生被diss,一生被嘲笑,因为行业里对女性的歧视,43 岁才拿到第一个项目,终身未婚、没有家庭、更没有孩子……

她是最伟大的女性建筑师扎哈 哈迪德

遭受建筑界大师集体反对,

她的设计被无数次“垃圾”般丢弃!

扎哈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,爱扎哈人叫她扎婶,恨她的人给她起了无数称呼:女巫、女魔头、疯子和异类

1950 年,扎哈出生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,拥有一位牛叉的外交官老爸和一位身为艺术家的妈妈。两个人的教养和品味,深深的影响着女儿,扎哈从小就心气儿很高,自命不凡。

扎哈的童年

扎哈跟别的女孩不一样,从小就喜欢两件事:建筑和数学。扎哈觉得,只有数学这门科目可以激发起她自由自在的思考的欲望,做数学对她来说就像本能一样,毫不费力。

扎哈的父母认为儿童的想象力是最宝贵的,不能被条条框框封死。于是,从7岁开始,扎哈就离开了伊拉克,到全球各地游学。

扎哈从小就张着一双有灵气的大眼睛

1972 年,22 岁的扎哈一个人跑到伦敦的英国最老的独立建筑院校——建筑联盟学院进修建筑学硕士。

读书的时候,扎哈特立独行的性格就已经开始凸显。哈迪讨厌千篇一律,她喜欢不断突破自身界限,打破常规,别的学生建筑手稿都是一个比一个精美,比如这样的。

但扎哈的手稿是这样子的。

好一点的时候,就是这个样子的。就算是再内行的大师,只看这幅手稿也非常难猜透扎哈的想法。

在毕业时,扎哈的两个老师是这么评价她的, Koolhaas 将她描述成“有着自己独特轨道的行星”,Zenghelis 对扎哈的评价更高,“她是我教过最优秀的学生……我们叫她 89° 的发明者,因为在她眼里没有东西是 90° 的”。

1980 年,扎哈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三年之后,33岁的扎哈参加了香港“顶峰俱乐部”的竞标,但想都不用想,天马行空的手稿,外加建筑行业本来就不是女人的领地,她的设计图连初选都没过,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。

幸好日本建筑大师矶崎新赏识她的作品,将她的设计方案从淘汰作品中“捡”了出来。

从此以后整整十年,扎哈的设计落入了魔咒。

她想象新奇的设计一次次引人注意,一次次饱受赞誉,但一直无法被真正实施。她成了一个只有“纸上作品”的建筑设计师。

比如,1994 年,扎哈为一个位于英国卡迪夫的大剧院做设计,该设计获得了评判委员会的认可,但当地政府却拒绝为该设计买单,最终把资金投入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夸张的设计。

当时扎哈卡迪夫湾歌剧院竞图

同样的事情还在发生。

更被别人耻笑的一次是,东京奥运会的主场馆设计,到了最后时刻,居然也被拿掉了!

2012 年,扎哈成功竞得 2020 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权后,她的构想是这样的:流动的线条充满了未来感,仿佛观众在一艘白色的宇宙飞船里观看比赛。

扎哈构想的奥运会主场馆

但当时正处于经济复苏的日本一核算,发现体育馆的建筑造价将超过3亿英镑,于是一帮设计师就开始了对扎哈疯狂的diss,甚至他们还写了一份请愿书,希望政府放弃该建设计划。

建筑师们形容此设计为“遗臭万年的错误”及“荒谬可笑的设计”。最终,在无数的建筑师的联名吐槽下,日本政府在 2015 年终止了扎哈的方案。

直到1993年,在扎哈43岁的时候,她才有了第一份真正意义的作品。

日本最后决定使用的场馆设计图

女魔头公然挑战建筑界常规,

却成为获得普利兹克奖的第一位女性!

40多年来,扎哈受尽了非议和歧视。

说起来也是,当时的英国人非常沙文主义,厌恶女性,不欣赏并且也从来不认为女人能做到一切,更不用说扎哈这个来自阿拉伯世界的女人了。“他们不愿让一个口音浓重、深色皮肤的女移民来主持重要文化建筑的建设!”

但扎哈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建筑的大胆设想,她设计的建筑,不需要任何的解读,就能看出来这设计的与众不同。

2009 年,英国曼彻斯特巴赫室内乐演奏厅落成。

所有的墙面,屋顶,都如同连续不断的曲面,在一种优美的旋律下运动,地面和墙面的界限并不明确,只有不断运动。

“飘带”状的外墙就像五线谱一样环绕在观众席周围,成为了这个星球上造型最独特的音乐厅之一。

2012阿塞巴拜疆,盖达尔·阿利耶夫文化中心落成。

仿佛在扎哈眼里,每一块砖都不再是方形,全都流动起来。在早年没有电脑的时代里,她就用奇迹一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用手绘绘制出极其复杂的空间。

2010年,扎哈设计的广州大剧院投入使用。

让人们觉得惊为天人的是,剧院外表面共有59个转角,101个面,没有任何两个面是相同的,没有一个节点相同,比鸟巢结构还要复杂,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歌剧院建筑之一。

英国《卫报》对广州大剧院的报道

扎哈的作品中,流露出对于横平竖直的不屑及对曲线的钟爱,不需要过度的解读,也不需要足够的专业背景,就能感受到对作品强烈的表现力。

扎哈常说,“世界上有 360 个角度,为什么一定要坚持一个角度呢?”

2004年,扎哈不仅打破了自己的魔咒,还打破了世界的魔咒扎哈获得了建筑界的最高奖,被誉为建筑界的诺贝尔奖——普利兹克奖。

自从1979年普利兹克奖设立以来,获奖建筑师都是男性,54岁的扎哈,终于破了男性“统治”普利兹克奖的“天荒”。

54岁的扎哈,终于开始被人认可和关注。

不可能完成的建筑,

凭什么她能做到?

说回这个赌王二儿子心甘情愿砸下65亿人民币建造的摩珀斯酒店,它是扎哈最后几份设计稿之一,酒店以希腊神话中拥有改变梦境能力的梦境之神Morpheus命名。

就像它的名字一样,整个建筑充满了梦幻感,就像一件骨骼清奇的极致雕塑品。

为了打造出这些奇妙的曲线,酒店的外玻璃幕墙贴了7800多块三角面玻璃(这在建筑界是极其艰难的工作), 而这些不规则的金属框架增加了完工的难度,得耗费多大的人力手工打造。

虽然跟扎哈以往扭曲张扬的作品相比,收敛沉稳了不少,但细节里藏着无数的极致体验。

通过一条暖色的隧道,就来到酒店的正门口,这是扎哈用她的线条在提醒你,即将要进入到我的作品中了。

酒店本来由普通的两座塔楼组成,但中间的天桥通道方便了住客自由往返,“天桥”周围的钢管几乎以一种反物理常识的角度扭曲着,呈现出“8”字的形态。

为了抬头就能轻易看到的镂空设计,35米的挑高中庭,扎哈没有用一根椿柱

电梯的外观设计同样采用几何形状玻璃,12台全景观光电梯,每秒上升一层,让旅客穿梭于建筑镂空的结构。光是坐电梯,都能让你坐出穿越未来的感觉。

扎哈为摩珀斯设计了770间客房、套房和别墅。

而且,扎哈把游泳池安排在了酒店的40楼楼顶。这个天际泳池距地130米,一路延伸至城市边缘,能俯瞰到大潭山和深圳机场的美景。

扎哈不仅在澳门留下了足迹,北京银河soho、萨拉戈萨桥、伦敦水上运动中心、广州大剧院、长沙梅溪湖国际艺术中心……

2016年3月31日,或许是一生过于操劳,著名建筑师扎哈因心脏病突发病逝,享年65岁。

扎哈终身未婚,无儿无女,直到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刻还是孑然一身,人们抨击她是不是比男人还男人,她回答:“ 我也觉得有伴侣和孩子的生活非常美好,但建筑是个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心思的职业,否则没人可以把它做好,我担心我找了伴侣,无法平衡好家庭和事业。“

美国《时代》杂志公布“全球最具影响力一百人”名单,扎哈被排在思想家类榜单第1位,苹果公司CEO乔布斯也在这儿榜单上,排名是第11位。

扎哈说:”建筑是很棒的行业,但也非常辛苦,然而我确信,女性可以在其中生存,不让建筑击垮!”

谷歌为纪念扎哈设计的图标

而人们直到扎哈去世,才渐渐意识到,自己曾经这样残忍的对待过一个无比坚强的建筑师。

扎哈走的那一天,一位武大建筑系的女研究生在朋友圈写下,“我的灯塔,灭了”。

这几天,摩珀斯酒店终于开幕,所有人都来了,唯独主角扎哈没有来。

扎哈一定是去天堂盖房子去了,那里再没有限制和歧视。扎哈这一生活得好勇敢,好毅然决然,无畏世俗,成为了自己真正想成为的那一种人,她终于能实现她一生的愿望:

“我的建筑属于未来!”

责任编辑:莘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