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7-23

 

文:谢诗坚

从年代上来算,英国是在1842年通过《南京条约》拿下香港岛(第一次鸦片战争),目的是迫使清廷开放港口的同时,也割让香港,以便鸦片能源源不断从印度输入中国来麻痹中国百姓(在清朝统治下,民间的起义终归失败,唯有在清朝气数已尽;尤其是在义和团事件后被八国联军攻下天津和北京,几乎已国不成国时,才被反清的游勇散兵在武昌起义。这就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。

另一方面,英国大举引入中国难民移居香港;更鼓励华人向东南亚移居,后因土地不够用,于1860年(第二次鸦片战争)又拿下九龙半岛;更在1898年租下深圳河以南的新界土地,为期99年。这样一来,整个香港的面积合起来有1105.6平方公里(计香港岛80.7平方公里、九龙半岛46.9平方公里及新界978平方公里)。

与槟城比较,香港面积稍大一些而已。槟岛有293平方公里,威省有738平方公里,合共1031平方公里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但两地的人口竟有天壤之别,槟城只有1,746,300人口;而香港则有7,482,500人口,后者几乎多了前者4倍有余的人口。若将流动人口(包括游客)计算在内,香港人口企近千万也不足为奇。

有人会问,为何英国拿下槟城和新加坡后,可以不必归还?而香港却非得归还不可?道理很简单,英国拿下香港和九龙,正如新加坡与槟城一样,是永久割让(没有所谓归还),但新界是租期99年,而且新界的面积是最大的。如果中国拿回新界,香港的生存就成问题。因此到了1997年届满99年时,英国不将香港归还给中国是不行的。

在双方的谈判过程中,英国一直希望“主权”可交还中国,但“治权”仍由英国管理,以确保香港的繁荣。最后在邓小平坚持下,英国首相塔彻尔夫人于1984年与中方赵紫阳签署了《中英联合声明》,规定在1997年7月1日举行隆重仪式,标志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。

在这段期间的1989年,北京发生“六四事件”(香港也起而响应,以后更是每年都举行烛光游行)。翌年(1990年)公布香港特区基本法。1997年,香港如期回归,董建华当上首任特首。中港实施一国两制。

讵料在2003年,香港50万人民上街示威,反对实施第23条国安法(包括授权警方有权进屋搜查嫌犯住宅),最后迫使政府暂搁此条文。

10年之后的2013年,中国人大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,阐述香港高度自治不是固有的,而是中央授权有以致之。

2014年,爆发民众示威,及后发展成雨伞运动。前后历时79天,也造成发起人被控上法庭,有者已坐牢。

另一方面,在2016年的立法议会选举出现港独派议员,在议会内未按章行事,更表明香港不是中国的,而他们是香港人,不是中国人。结果有人因之失掉议员资格,但港独运动似乎未有尽头。

本来在2019年,有18万港人参加烛光游行,纪念“六四事件”是一种惯例。不料几天之后(6月9日),因政府将在立法议会提出并通过修订“逃犯条例”,又再一次掀起大规模的示威游行。有人说估计百万人参加,也有者说有50万人参加,官方则指有24万余人参加,他们的口号是“反送中”。

当下双方的争论焦点在于一旦通过修宪,嫌犯可被引渡回中国受审,面对的后果就不得而知。但官方的理由是若不修宪,将无法引渡罪犯。比如在1978年香港报业老板马惜珍因涉贩毒和行贿罪潜逃台湾,因缺乏法令依据,马惜珍继续在台湾从商,直到2015年病逝,终年77岁。

此外,在2016年,一名香港男子被控与家人到泰国旅行期间,性侵未满16岁亲属。待到回港之后,女事主母亲才能报案,将被告绳之以法,但在泰国则不行,双方未有引渡协议,因此港府认为修法是必要的。

- Advertisement -

再者,于2018年,一名香港男子怀疑在台湾杀害女友后返港,但因港台之间没有司法互相协议,两地政府也就无法把被告引渡到台湾受审。

目前在香港已有两条与外地引渡嫌犯的法令(与20个国家签有引渡条例),但条文指它们不适用于从香港和中国其他地区之间(即指中国大陆、台湾和澳门)的引渡嫌疑犯。因此香港政府要取消这种规定,允许香港执法部门取得行政长官许可后,每一宗案就可向法庭申请引渡许可。不料这个修文当下又再撞板了。究竟政府与民间如何解决这一重大课题确是十分迫切的,若进一步演变成罢课罢市甚至动粗就大件事了。

在港府看来,若不修宪,将无法引渡罪犯;若修宪,又引来民众强烈不满和担心。这个僵局尚未有任何缓和,它需要用智慧和协商来折衷处理了,否则它将成为一颗计时炸弹?

责任编辑:司马莽闻